晏紫

Weibo@石田大和的袜子
Lofter@晏紫(ameyan.lofter.com)
微信@特邀嘉宾是黄毛!
B站@妖妖妖妖妖狐兽

日常。

深夜躺下睡不着,便有感而发。
想起小学那会,我爸打算让我练习钢笔字,给我买了新的钢笔,嘱咐我好好练。
学了几天,我就把钢笔一扔出门玩去了。
又想起前年,他想让我学毛笔字,我起初是很乐意的,买了纸笔还有墨,在房间里自己琢磨。
后来发现发小也在补习班学,我便干脆跑去看她练,毛笔后来成为了画笔。
后来他开始跟我谈心,我说我写字一向很随性,要我工工整整的写字那是不存在的,我随意写的字比起我刻意写的字,自然是随意写的更好看些。
又想起某次朋友说过的一句话:他说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字了解到很多信息,其中就包括这个人的性子。——接着他便开始自嘲自己的字漂浮不定,有些懒散,还需多加练习。
我想也是。
我从小也是懒惯了,学什么东西非要别人压着我去学才行,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——敞开了说,我就是缺少管教。
我这人还很随便,就像我的字,刻意写的字反而惨不忍睹,随意写的字却是越看越好看。
我对任何事物都抱有很随意的态度,我不去争也不去抢,是我的就是我的,不是我的,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处。
该来的,总会来吧。
只是希望别再强求,别再将那点希望强加在我身上,因为我自己,早已失去了希望。

最近被这首洗脑哈哈哈哈哈_(:з」∠)_

梦。

梦里面还是那个男人。
不同的是这一次的他穿的不是那件玄色长袍和冬日棉袄,而是一件白色T恤。
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我能够感觉到他的温度,还有他的呼吸。
我还记得一点点片段——
他和我一前一后的走在小巷里。
似乎是我有孕在身,我突然停下对他说:我这里(纹身的地方)很痒。
他过来看了看,指尖触碰过我的皮肤,摩挲着。
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的颈部以下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
接着他突然紧抱住了我——
我看得到他的左手上有血液的痕迹,有什么东西在我们上方滴落这些液体,一点一滴的砸在他的手上。
我抬起头看——是一具剥了皮的血淋淋的面无全非的(女)尸体!
我突然就开始尖叫!
想要去看他的脸,想要去抱住他,因为梦里的我非常害怕——可是画面却突然一转——
梦,醒了。
梦外还是我,梦里还是他。
距离上一次梦见他已经过去两月有余。

梦。

昨晚上又一次梦到了。
一开始是他抱着我,骑着马在街上驰骋。那匆忙的样子,像是在被人追杀。
接着画面突转——
他抱着我从山崖上滚落,我身上无大碍,他却受了很重的伤,我挣扎着爬起,到他身边,抓了他手放我手上。他却挣脱开,不让我碰。
我知道那很疼,却还是捣鼓了些草药给他敷上。
旁边似乎还有个女孩,年龄大概十五六多岁,——梦里是我的女儿。我唤了她过来,交待了几句,便沿着河边走远了。
梦中的他,身着玄色的长袍,湿漉漉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,我努力想要去看清,却只见得一双好看的眉眼。
这不是我第一次梦见他,只是最近梦到的越来越多了,我每次醒来都会觉得内心有无限的悲哀。
我不知道这是因为白天的胡思乱想所导致的夜晚的梦,还是这就是我的前世,我的前世遇见了一位眉眼很好看的男人,我和他相守了一世,育有了一个女儿,可是我们最后却遇难了,我和他被迫分开。
但愿今生还能遇见你。

猫咪!敲可爱!

圣诞夏洛克的故事,我把它打成图片了